湫时饮冰

烟与酒 02

我文风清奇,脑洞贫瘠,文笔垃圾,剧情狗血,可是我不要脸啊(本人已疯)






    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秦缓一如他“慈祥和蔼”的老父亲,徐福一样,

秉持着“将终身献给医学”的理念,连中文系大才子的话,甚至连半个字都

没听进去,再者,姓甚名谁也不记得。

   


     秦缓,的确是真真正正的出现在李白的初中生活里。

    

    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秦缓也不例外——秦缓,是个患者。

    

    初中三年的时光,明明是自己的经历,却连一丁点儿都记不得,被另一个

自己所保留着。

    

    究竟是有多可怕的经历,才会遗忘的那么彻底呢?

    

    三年而已,三年有多长,是一个实则清晰的概念,三年,足够经历一场悲

欢离合,足够经历一场生老病死。

   

     无从考虑其中蕴含的可能性......

   

     秦缓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又拿起壶倒了一杯。

    

    现在的自己为何而努力着,不断前行着,没有理由停下来,也没有必要停

下来......

   

     一切事情只要好好说一场就能透彻,但按照现在的情况,说什么都只会徒

增疑惑。

   

   那时的李白已是个小有名气的作家,而秦缓,只是一个埋头苦学的、默默

无闻的大二学生。

   

   强拧在一起的未来,堪忧。

   

“我们初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秦缓轻声呢喃着,略不耳闻的自言

自语。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哦”越是十岁的少年,趴在床上,一手撑

着下巴,笑盈盈的看着他。

     

     秦缓循声望去,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一丝惊愕,随即又转为微笑。 

   

    “我想知道”初中三年的所有事情,迫切的,渴求的,不想当个傻子。

   

   “现在,还不是时候。”少年“咯咯”笑着,消失在了秦缓的视野里。

   

   “真讨厌你,话只说一半”完全是把自己当傻子一样玩弄......

    

烟与酒(白鹊)

总之在下的文风就是比较奇怪,而且也不定期更,HE/BE不定,请见谅……





寂寞在灵魂里滋生,于是,连灵魂也变得与世隔绝。

――――――――――――――――
只见他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嘴,巍巍颤颤的放到嘴边,猩红的火焰跳跃到白色的纸卷上,顿时升腾器几缕浓稠的灰白色烟雾,那味道不算刺鼻也不算好闻,他深吸了一口,那浓稠的白雾入了肺,缓慢的从鼻孔里钻出来,飘散着,升腾着,化在空气里,拇指一弹,那燃烬的烟灰就些许掸落在烟灰缸里,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他像个瘾君子一样,依靠着这“毒品”才能活下去,我极喜欢他抽烟的样子,但却也大抵不是很喜欢的。

烟这东西,能要人的命。

他的烟抽的极慢,不一会儿功夫,那剩下的烟头,被他拧灭在了烟灰缸里,顺势又从外衣口袋里摸出包未拆封的烟盒,捻着封口把塑料封套撕了下来,扔进纸篓里。

“你平时也是这样抽的吗?”李白紧蹙着眉头,宿舍里过浓的烟味儿,让他有些头疼。

坐在他对床的人摇了摇头“舍友出去唱K了,明天才回来”察觉到李白对烟味的不喜,甚至可以称为厌恶的情绪,走到窗户旁, 拔了插销,开了窗户。

坐在对床的人起了身,从桌上拿起一只马克杯,倒了些许琥珀色液体。

“喝咖啡吗?”那杯咖啡几乎是递到李白面前的,李白觉得不好不拿,便悻悻然地接了过来,捧在手里摩挲着带着液体温热的瓷杯,李白盯着咖啡氤氲的热气,愣住了。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看小口小口唆着咖啡的男孩。

“那个,请问你是秦缓……同学吗?”这个名字太让李白映象深刻,却从没有机会触碰,像烟一样融化在空气里,融在李白初中生活里,无法散去。

“我……是吧”秦缓咧起嘴角,半阖着的眸子似笑非笑。

“前阵子出了些事情,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失忆,似是个拙劣的谎言。

李白本以为只要遇见秦缓,未来的秦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现在的情况不是说不好,李白是个念旧念真的人,也是个极为顽固的人。

他以为他看到了秦缓最真实的一面,即便是如此短暂的一瞬,拼了命也会抓住。

同性相吸的道理,是无从避免的。

“我以前,曾经是你的初中同学”说话时紧盯着对方的眼睛,是一种礼貌,还是为了确认对方不会说谎?

“可是我记得,初中毕业照上没有你呢”对对方灼热的视线予以回应,秦缓身子微微凑前,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对方的身影,极为空洞的,任何感情都不包含的一双眼睛。

“初中的时候因为某些不愉快的事情,中途就转学了”

双方的对话在你一言我一语中,逐渐变得奇怪,些许话语硬是被咽了回去。

未能察觉得双方,也没有将对话结束的打算。

白鹊群宣,
仅白鹊cp,
群号472258285,
虽然人少,但欢迎加入。

不归路

主明鹊,文笔辣鸡,ooc严重……     
     

过往、情感连同秦缓此人,皆被埋葬在了暗无天日
的 废墟之下,
从深渊爬回来的恶鬼,名为……善恶怪医 。         

他寻到了了那黑暗深处的掌权者,
暗里搅弄风云 的牡丹方士,明世隐。
 
所谓的初衷亦仅仅是十分简单的 东西,
但对善恶怪医来说,已经彻底的遗失了,
而牡丹方士 依旧保持着这种纯真的情感,
如此地想要保护心爱之 物。
略微黯淡的的紫色眼眸仿佛能直望人心,
声音里不带半点度:“原来我和你是一样的人”
算得上是个怪人,明世隐如是想到。
他望的出神,善恶怪医早是一个已死之人,
从他身上,算不得半点命数……
 
善恶怪医租了间药铺,隐姓埋名地住了下来。  

沾满鲜血的,腥臭的残破的躯体混杂,
交融在了绿色的液体中,
消失的不留痕迹,双目相对,
“我在利用你”对方极为坦诚的说出了这句话。
疯子,真是个疯子!
牡丹方士又一次对这位
“从深渊爬回来的恶鬼”改观了。
“因为你太聪明了,聪明到,有那么多人,想要你死”
虽本意为一句赞美的话,
但从怪医刻薄的嘴里说出来,甚是变了味道……
 
后来?到后来,牡丹方士即是明白了,
无论是善恶怪医这个名字,或是这张脸,
都是假的……
牡丹方士再一次去到那间药铺的时候,
里面连一丁点儿,那人生活的痕迹,都没留下……
不久,从秦国传来了“徐福已死”的消息,
而那暗杀的刺客也是死在了徐福的剑下……
     
扁鹊此人从给秦王做完手术,
就死在了废都之下,腐烂、变质……
牡丹方士无需知晓善恶怪医是谁,
只要知道善恶怪医利用了他,就足够了……
     
牡丹方士撑着伞,站在故友墓碑前,
仿佛又想起了善恶怪医同他说过的话……     

“你只要知道我在利用你就够了”       

“因为你太聪明了,聪明到,有那么多人,想死……”

“我们的敌人,是一样的……”

 扁鹊已死,善恶怪医已死,
消失的,仅是个代号而已,他清楚的认识到,
自己仅是个暗里搅弄风云的小人物而已。
  
   扁鹊还活着,明世隐如此告诉自己。
 
   他一直就在身边,未曾离去……